爱国情 奋斗者|马战英:与死神抢夺患儿 高危科室“不高危”

■马战英在工作 市妇幼保健院供图

PICU(儿童重症监护病房)是个与死神争夺生命的没有硝烟的沙场。在这个向来被医护人员视为最艰苦的“沙场”上,从事儿科医疗工作已有27年的马战英,坚持奋战了5年。在她手里,诞生了一个又一个生命的奇观。

主任医师马战英这位儿科“特种兵”,也是东莞市2019年最美大夫获奖人之一。

“小患者”立志要当儿科大夫

怙恃问诊诉求高、看病患儿数量多、与儿童沟通难、工资待遇差……很多
医学院学生对儿科业余望而生畏
,马战英却从小立志要当儿科大夫。由于小时候的马战英时常生病,妈妈每次都邑去找一位大夫邻居帮她看病,不管白天黑夜,对方都邑帮忙。从那时候起头,马战英就立志要当大夫,更要当儿科大夫。

1992年,马战英从温州医学院儿科业余毕业,顺利进入河南省平顶山市第一人民病院当了一名儿科大夫。

“综合性病院最艰苦的科室有两个,一个是儿科,一个是沾染科。”马战英偏偏毫不犹豫一头扎进儿科,只有她心里知道这是从小立下的目标。

2005年,市妇幼保健院因营业生长在天下招人。马战英放弃安稳的生活,来到东莞当一名儿科大夫。

来到东莞,无论是在病房、门诊还是在急诊,她都认真负责敬业。2011年,市妇幼保健院从运河边搬迁到现在的新院址。病院营业量也扩展,儿科逐步构成
了儿科一区、二区、三区和PICU。马战英任儿科三区主任,扎根病房。

成为最高危科室的“特种兵”

2014年,PICU主任轮换,马战英接过重棒。PICU又称儿童重症医学科,是专门收治危重症患儿的病区,是整个病院最高危的科室之一。她们要为有生命危险的患者赢得进一步医治的时间,也被同行称为“特种兵”。

“一切住进PICU的患儿,都需求严密监护或需求首要脏器替代、支撑。”马战英说,科室里人工呼吸机、血液透析机、心电监护仪等设备环布,心率、氧饱和度、血压等设备的数字不停闪耀,医护人员要不停观察患儿的病情变化,一刻的疏忽,他们就可能面对危险,可以说是随时在跟死神抢人。

PICU工作危重患儿较多,工作繁忙,病情变化快,工作压力大,常加班加点。作为科室主任,马战英从不计得失,手机24小时开机,随叫随到,遇到危重患儿时她都邑随时守在床前,直到患儿病情安稳
。许多危重症患儿就是这样被她用一分一秒守回来的。

“只要有一线希望,我们就要尽百分百的努力。”这是马战英和她的共事时刻铭记在心的誓言。

开创“入室探视”制度

重症监护病房是免陪护的,一方面是为医治及抢救的便当,另一方面病房内清洁程度要求高。眷属只能在特定的探视房间通过摄像头看到孩子,表情都很焦炙。

作为一个母亲,马战英很理解眷属表情,她特地
到广州市主妇儿童病院PICU参观深造。2015年,鞭策病房施行怙恃入室探视。在失掉怙恃的理解和合营后,马战英逐步建立入室探视流程和制度,进而实行危重患儿或怙恃有需求的随时进行探视。

实施了入室探视制度后,医护人员和患儿眷属的心更为贴近了,“眷属进来看看孩子,医护人员和眷属背靠背说说患儿的情形,很多时候医护人员的一个鼓励的眼神,一个细微的行动胜过一言半语。”马战英说。

有的眷属看到护士挺着大肚子仍在照顾患儿,眷属也会跟护士说,“你预产期快到了,本身要留意身体。”简简单单一句话,重症监护室不再是冷冰冰的病房,而是暖和又温情的中央。

勤劳磨练高深
医疗技巧

马战英一向坚持业余深造。由于儿童病人起病急,病情变化快,儿童表白能力弱,为晚期识别危重症,马战英积极探索普通病区儿童晚期预警指标,并应用于临床。

2010年,马战英在北京儿童病院支气管镜中心进修深造,返院后立即发展了儿童支气管镜工作。2014年到PICU工作后,发展了危重患儿床边支气管镜检讨,提高诊断水平和医治后果。2015年,马战英又起头了危重患儿转运工作,同时扩展市妇幼保健院PICU服务范围,惠及更多患儿。

在她的带领下,科室2016年至今PICU前后发展了持续肾替代(CRRT)、血浆置换、血液灌流等技巧营业。尤其是2018年,在科室共事的共同努力下,发展了东莞市首例儿童胃造瘘、首例儿童ECMO营业。

从医27年来,虽然有过苦有过累,也有过委屈,但马战英的初心不改,“当儿科大夫是个很幸福的工作,我挑选的路也是准确的。”

记者 李春燕 实习生 林岱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friskne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