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铁裁缝”王要飞——焊花飞溅铸匠心(爱国情 奋斗者)

王要飞在焊接作业。 资料照片

弧光闪烁、焊花飞溅,伴着“刺刺”声响,一道细密划一的鱼鳞纹焊缝在王要飞的“巧手”下完满成型。32岁的王要飞已经参加过陕京三线、印度管道工程、兰成中贵线、中俄东线等多个国内外大型工程的建设,是位老“焊”将。

“焊枪和焊条,好比成衣手中的针和线,‘巧成衣’才能焊得‘难分难解’。”王要飞说。

回到15年前,王要飞可没这么把焊接当宝贝,以至有些不屑。在做木匠的父亲半逼半劝下,望着家里好不容易凑齐的3000元学费,他才不宁愿地许可上技校学电焊。

毕业后,王要飞进入中国石油管道局工程有限公司第三工程分公司工作。第一天的动工培训彻底改变
了他的观念——教员们手握焊枪在钢板上平均焊接,犹如画师在画板上描绘景致,不一会儿,一道笔直润滑、上下左右都是一个纹路的焊缝勾勒而出。“当时才知道焊缝可以这么美!”

望着自己“蚯蚓”般扭曲的焊缝废品,王要飞决定奋起直追。平焊、横焊、立焊,每一个位置反复练;传统焊、氩弧焊、气保焊,每种技巧反复学;为了操练手的平稳度,他在手臂下方吊着砖头练平举,一练就是半天。飞溅的焊花落在手臂上烫起水泡,倔强的王要飞仍不愿放下焊枪。

“时常我们工休时,要飞还在操练焊接手腕,车间里总能看到他的身影。”和王要飞一起工作了近10年的侯明明告诉记者。王要飞的焊接技巧突飞猛进,全线焊接合格率能到达99%以上。拿氩弧焊来说,焊缝的高低差在1毫米下列已是高水平,王要飞能到达0.5毫米之内。2018年,他在第六届天下职工职业焊工决赛中一举夺冠。

2007年,王要飞参加印度东气西输管道工程,现场气温高达四五十摄氏度,上千摄氏度的焊花连牛皮围裙都能烧漏,溅到身上钻心地疼;2009年,涩宁兰工程在青海段施工,零下二三十摄氏度的低温,一道焊口得爬冰卧雪半小时以上,一天下来至少10小时。这样的艰苦环境下,王要飞硬是咬牙坚持了两个月。

除“能刻苦”,“爱研究”“愿分享”也是王要飞给同事们留下的深刻印象。有一年,在兰成中贵双管并行敷设的工程中,其中一条管线需求用到RMD气体庇护焊接技巧。当时机组惟独王要飞和另外一名同事掌握,王要飞主动请缨,带着工友们操练掌握。随着技巧推广,焊接一道口的时间从20多分钟降到10分钟左右,焊道密气、内凹的焊接缺陷也大为淘汰。

熟练掌握管道传统焊接技巧的同时,王要飞还在低碳钢结构件、铝合金焊接技巧、不锈钢焊接技巧等方面进行研究,他与团队共同研发的可变径电动火焰切割机和焊工冬季用黑玻璃烘干器,夯实了企业焊接技巧的薄弱环节,提高了施工效力

不久前,王要飞荣获了天下五一劳动奖章。王要飞期待,通过一批批“巧成衣”的经心雕琢,覆盖天下、连通海外的油气管网,能在神州大地安全铺就……

《 人民日报 》( 2019年05月03日 02 版)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frisknet.com